【征地拆迁】刁官与刁民

近日,汕尾市委书记郑雁雄在南方都市报的采访言论引起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关注。人民网、网易新闻网、新浪新闻网等各大主流网络媒体都争相转载了郑雁雄关于“建议赋权镇人大监督村委会”、“转型升级源于科学发展”、“刁官害得人家变刁民”等问题的采访报道。

在南方都市报北京访谈室中,郑雁雄发表了他关于“征地拆迁中刁官害得人家变刁民”的观点。他说“招商引资最考人的就是征地拆迁。这方面有两个观念要更新,第一是不能藐视农民对土地是生存发展第一需要,必须从观念上尊重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第二是一定不要在兑现征地补偿的过程中出现贪污腐败。其它环节出现贪腐可能是国家受损,在这个环节干部如果把征地款克扣了,节流了,那我们就必须毫不客气地处理。没有天生的刁民,只有刁官,害得人家变成刁民。”

这话虽然通俗,却道出了征地拆迁实务中的最大问题之所在——官民矛盾关系。十几年来,随着征地拆迁活动的商业色彩越来越浓郁,拆迁方与被拆迁方之间的利益争夺逐渐演化为官民博弈。博弈至今,不少地方的官民矛盾可谓一触即发,最近发生的盘锦警察开枪射杀被拆迁人事件更是让官民矛盾上升到白热化。在激烈的官民斗争中,身为普通民众的被拆迁人恐慌、焦虑,而为官者也不轻松,上级的问责、民众的抗议、开发商的压力,无疑让其应接不暇、倍感吃力。

实际上,我国的官民矛盾关系自古存在。追溯至自秦汉统一建立官僚帝国国家时代,官民关系问题即已上升为社会最基本、最核心的问题。而中华历经几千年文明,妥善处理官民关系问题一直是一道亟待攻克的难题。

深究官民关系,其最大的问题是官民矛盾,而导致官民矛盾出现最大的原因则是官民结构失衡,“官员的权力扩张与民众的权利限缩”之间的碰撞造成不可调和的矛盾。

笔者认为,要想妥善解决官民矛盾,必须从道德与体制上进行双向调节。

政府官员必须时刻加强自我道德修养,每日自我检查,经常自我检讨,保障公权力的正确运行。尤其是在征地拆迁实务中,由于立法并未严格限定行政权的使用,政府官员手中的权力非常巨大,故而政府官员必须时刻保持头脑清醒,保持一颗爱民之心,否则随意的一道审批、不经意间的一句同意,都可能造成成百上千幢房屋轰然倒塌,更甚者造成无辜的淳朴民众流离失所、家破人亡。

目前的官民关系矛盾集中表现在群体性社会冲突事件上,但这种群体性的社会冲突只是一种外在表现形式,其实质是当前官员权力扩张与民众权利限缩综合作用的结果。因此,将官民矛盾防患于未然的另一必要措施就在于加强对公权力的限制,制定完善的制衡机制与政策。

一直以来,限公权、保私权均为依法治国的核心内容。不过,在过去的岁月里,我国法治进程较为缓慢,各种任意行政广为人们所诟病。但令人欣慰的是,此次党的十八大报告将“依法治国”方略提到新高度,并以“加快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具体要求明示了推进“依法治国”的“时间”要求。执政党的这一法治宣言描绘了一个近在咫尺的新未来形象:广大民众有权利亦有条件积极参与行政过程,公民权利进一步得到放大,政府权力则进一步受到限制,社会协调地发展,民主水平得以提升,更多利益得到保障,官民关系由紧张走向和顺。

笔者相信,在21世纪利益多元化、群众诉求复杂化的现代民主社会里,官民关系出现利益冲突在所难免,但只要政府官员能够对此保持高度的政治意识和高尚的道德素质,盘亘中国几千年的官民矛盾一定能够得到缓解。正如郑雁雄在采访中所说:“回归群众天地宽,脱离群众处处难。干部应该是红树林,群众是水,红树林生于水,同时捍卫水的利益,净化水的环境,保护水的意愿。而不能像水葫芦那样,生于水,却遮盖水的光线,污染水的环境,争夺水的利益。”

肖卫红  律师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