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城拆迁】程序是法制和恣意而治的分水岭

强拆六年,“马后炮”的征收补偿决定书

一位强拆户的口述:

我叫老于,来自海城。

我在海城有一户四间房子连着一片院子。如果以房和地作为衡量生活状态的标准,那我之前日子的幸福指数可是相当高。不过,这也只是2015年“之前”的事儿了。2015年夏日的某天,一大群“机关里”的人来到我的家中,没等开口,我便被推推搡搡的带出屋子,紧接着,他们用推土机推倒了我的房子,也推倒了我的幸福。房子没了,人也走了,漫天漂浮的灰尘让闷热天气显得更加烦躁,我孤零零望着满目的残垣断壁呐喊“凭什么推倒我的房子”!

为了给轰然倒塌的幸福讨个说法,我做过很多尝试。寒来暑往,崭新的商品住宅取代了那片残垣断壁的废墟,而我,也将得到的零星信息东拼西凑还原出房子被强拆的始末:2012年,市政府为了市政公共改造决定征收我家所在区域的这片地,为了不影响回迁安置楼建设,市法院没有征收补偿决定就直接先于执行拆除了我家的房屋。在多方走访下,我选择由征收拆迁专业律师北京诚略律师事务所的纪召兵、肖卫红两位律师帮助我维权。

 

程序是法制和恣意而治的分水岭

接手案件后,两位律师研究案情后迅速找到问题解决的突破口:老于房屋的征收程序不合法。

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及相关规定,拆除房屋前的征收程序至少涉及10个步骤:满足征收项目启动条件→确定征收范围→公告禁令并通知暂停办理手续→入户摸底调查→制定征收补偿方案→组织听证→公布征收方案→做出征收决定并公告→征收房屋价值评估→签订征收补偿协议。

行政机关强拆老于房屋违背了《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实施房屋征收应当先补偿、后搬迁”的征收程序,眼看着一批批住户已住进回迁房,老于的补偿款却毫无着落,也没有征收补偿决定。专业律师分析,面临房财两空的尴尬境地,尽快争取合法权益至关重要。

基于行政机关征收程序严重违法的事实,肖律师选择以补偿作为突破口提起诉讼程序,起诉当地政府补偿不作为。庭审中,被告行政机关补充提交2018年底对老于房屋作出的征收补偿决定书。在老于的房屋被强拆长达六年半后,终于见到了这份“马后炮”征收补偿决定书。决定书中载明“被征收人在征收补偿方案签约期限内未能达成征收补偿安置协议,参照《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回迁安置,土地及地上物参照资产评估事务所评估结果给予货币补偿”。

征收补偿决定书是行政征收的关键环节,从征收补偿决定书所涉及的权利、义务、内容等方面考量提起诉讼具有现实可操作性,实践效果也较为理想。

面对突然出现的征收补偿决定书,综合多方面因素考虑,肖律师决定立即起诉,请求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撤销。庭审中,肖律师发表了逻辑严谨的辩论意见:首先,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补偿决定中依法应当具有货币补偿与产权调换两种方式,而涉案征收补偿决定书却擅自确定了老于房屋的补偿方式,这份“独裁”的补偿决定书内容不符合法定形式,此外,补偿价格也严重不合理;其次,根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第二十条第一款规定,老于对被告行政机关提交的评估内容存在多处异议,而行政机关既不能证明其在作出补偿决定程序中依法确定评估机构,亦不能证明其向老于依法送达评估报告并告知老于申请复核评估的权利,故被告行政机关作出行政行为程序违法且影响到老于的实质权利。

肖律师所代表的原告证据充分、条理清晰,而被告行政机关却是证据频频缺失、所做征收补偿决定内容及程序严重违法。最终,人民法院依法判决撤销被告政府补作的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时隔六年,拿到第一份胜诉判决,老于热泪盈眶。目前,在法院的主持下,征收部门正积极与老于协商,老于一扫往日阴霾,对未来的谈判充满信心。

法条链接: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对评估确定的被征收房屋价值有异议的,可以向房地产价格评估机构申请复核评估。对复核结果有异议的,可以向房地产价格评估专家委员会申请鉴定。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十条第一款:房地产价格评估机构由被征收人协商选定;协商不成的,通过多数决定、随机选定等方式确定,具体办法由省、自治区、直辖市制定。

《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第二十一条第一款:被征收人可以选择货币补偿,也可以选择房屋产权调换。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