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曾出面强行帮公司征地

推荐阅读: 企业征地 征地补偿分配 征地拆迁补偿 征地补偿案例 征地补偿论文 农村征地补偿标准

知情人分析,未来农业公司之所以能引来这么多人放心地投资,与吴振海本人及其公司头上笼罩的耀眼光环紧密相关。 据了解,吴振海系商丘市睢阳区人,1995年任商丘市化工公司副总经理,1997年赴安徽创业,2002年,吴振海与人创办阜阳市亿源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未来农业公

  知情人分析,未来农业公司之所以能引来这么多人放心地投资,与吴振海本人及其公司头上笼罩的耀眼光环紧密相关。

据了解,吴振海系商丘市睢阳区人,1995年任商丘市化工公司副总经理,1997年赴安徽创业,2002年,吴振海与人创办阜阳市亿源科技开发有限公司。

“未来农业公司是商丘市招商引资招回来的企业!”知情人介绍,2003年以来,商丘市招商引资的力度加大,睢阳区有关领导接连去阜阳考察,找到吴振海,希望其回商丘发展。

2004年3月,回到商丘的吴振海创办了未来农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从事火龙果的温棚种植。

同年4月,商丘市委领导到吴振海的温棚视察后,给予了高度的肯定和鼓励。

从此,吴振海和他的未来农业公司声名鹊起,各种荣誉接踵而至。

不久,未来农业公司先后被中国农业科学院和中国科学院确定为“原种繁育基地”、“农业高新技术产业化示范基地 ”,被农业部评为“农产品加工企业创新机构”。

2007年8月,该公司被河南省工商局评为“重合同守信用企业”。2008年初被国家旅游局评定为“国家级农业旅游示范园”。

2008年1月8日,该公司又被河南省政府正式评定为“河南省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2月28日,又被河南省政府确定为2008年度国内主板上市重点后备企业。

与此同时,原本籍籍无名的吴振海在2005年被评为“感动商丘十大新闻人物”,2006年被选为河南民营企业家协会副理事长,2007年当选商丘市人大代表、商丘市工商联常委。

2008年,在北京奥运会开幕前夕,吴振海又被选拔为奥运火炬手候选人。

在此期间,未来农业公司迎来了各级领导的高密度视察,该公司的各种活动现场也出现了各级领导的身影。

同时,在商丘市委机关报《商丘日报》上,关于未来农业公司的宣传报道连篇累牍。

“看到这么多荣誉、这么多领导都来了,我们能不相信未来农业公司?”投资者均如此反映。

但没想到,耀眼的光环下面,是一个一闪而逝的“骗局”,令数万人深受牵连。

政府帮租地

本刊记者在商丘调查发现,从未来农业公司征地起步开始,到光环扑面,到最后的猝然夭亡,一直有商丘市政府忙碌的身影。

在未来农业科技示范园所在的睢阳区闫集乡火庄村,村民火玉民(化名)告诉本刊记者,示范园占用的200多亩土地中,有80%都是他们火庄村前队的耕地。

2004年7月,乡政府开始强行要求他们“租地”给未来农业公司,租期20年,每年每亩补偿1200斤小麦,按市场价领取现金。

火玉民反映,由于这些地都是口粮田,加上他们的补偿标准太低,村民们都不愿签字,但乡政府和村里的领导都严词相逼,“都得签,谁不签一分钱补偿也没有!”

村民们抱怨,地里的果树平时都卖10元一棵,“他们只补两元。”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未来庄园所在地睢阳区古宋乡老南关村。

这里的土地也是被政府出面强行征用,当时每亩地一次性补偿27600元买断,没有出示相关手续。

不仅征地,在未来农业公司其他的活动中,商丘市相关领导的身影也频频出现。

2005年10月26日,未来农业公司开发的“高效农业观光园”奠基典礼上,商丘市领导王保存、胡向阳到场祝贺。

2007年7月6日,时任商丘市委书记刘满仓率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市政协四大班子领导及各县(市、区)主要领导一行50余人到未来农业科技生态观光园视察并指导工作。

2007年12月2日,未来农业公司全国产品销售招商大会在商丘市宋城影剧院隆重召开。时任商丘市政府副市长李思杰、副秘书长何振领、睢阳区政府副区长杨光等领导到会祝贺。

2007年12月5日,时任商丘市委书记刘满仓、市长王保存率领市四大班子及各县(市、区)党政主要领导一行 60多人到未来庄园参观指导。

其间,商丘市委书记等领导多次陪同中央及河南省领导到未来农业公司视察参观,这些活动已经被未来农业公司写进 “发展史”,用以展示商丘市领导对未来农业公司的亲切关怀和未来农业公司的辉煌历程。

2008年6月22日,在未来农业公司最后一次“总结大会”上,吴振海还对商丘市各位领导的关心和支持表示“ 最崇高的敬意和最诚挚的感谢”。

难以推脱的政府责任

未来农业公司非法集资案被公开后,商丘市仅在当月对案件相关情况进行了通报,此后并无新的消息披露。

其间,心急如焚的投资者纷纷涌向商丘,咨询案件进展,反映相关问题。结果,并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于是,他们又来到河南省政府上访。

7月14日下午5点多,正在河南省政府门口上访的各地投资者,遭到了30多名特警、50多名公安的围捕。目击者称,“一个豪华大巴都拉满了”。之后,这些遭捕者被拉到了商丘,有的当晚就被放了,有的被关了30余天。

这起影响巨大的非法集资案,为何背后总有政府忙碌的身影?

商丘市某知情人分析,这其中自然有招商引资、发展经济的因素,也有充当脸面、追求政绩的隐情,“也不排除有其他利益关系。”

在商丘采访期间,本刊记者听到了有关此案的多种传言。

有传言称,商丘市某领导的家属在未来农业公司占有股份,是公司的幕后副董,目前已经涉案被抓,“现在还在里面。”

也有传言称,不仅是该主要领导,市里多位领导都对该公司投有巨资,案发前,一些事先得到消息的领导紧急撤资,甩掉了风险。还有部分未能及时抽身的领导为求自保,不得不舍弃投资,概不认账,导致出现了部分“无头账”。

更有传言认为,商丘市个别领导因此正受到中纪委的调查,不久就会水落石出。

在商丘期间,本刊记者曾联系商丘市委宣传部、商丘市政府秘书长、商丘市政法委办公室以及商丘市公安局,欲就相关问题及坊间传言进行采访核实,但均未果。

投资者认为,商丘市政府应该为自己扶持的“龙头企业”非法集资行为负一定责任,“是政府的行为误导了我们。”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