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危急时刻的歌颂,他们更需要平凡岁月里的尊重和保护

2020年1月20日,武汉新型冠状病毒开始大肆传播,广大医护人员奋战在抢救一线,并且有医护人员开始感染。然而,同一天,北京市朝阳医院眼科诊室内,一名患者崔某挥刀砍伤为其诊治的医生陶勇。陶勇医生,在37岁时已经晋升为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这样一位医术精湛又深受同事和患者认可的医生,只因患者认为手术效果不理想就被挥刀相向,左手被严重砍伤,基本不可能再登上手术台。这一刀刀砍下去,伤害的不仅仅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也使无数眼疾患者丧失了治愈的希望,更让千千万万医护人员寒了心。

比起危急时刻的歌颂,他们更需要平凡岁月里的尊重和保护

提着脑袋治病救人

比起危急时刻的歌颂,他们更需要平凡岁月里的尊重和保护

2012年被陌生患者吕克福刺伤的北京航天总医院医生赵立众,称医生是“提着脑袋治病救人”。如今赵医生的伤已好,心里的阴影却挥之不去。的确,八年来,医患矛盾并未缓和,医护人员的人身安全保障力度并未加大。当年,赵医生起草了建议书,通过有关渠道递交给高层领导,建议内容包括:把杀医案件当作重大责任事故,像矿难一样对医院管理者进行问责、追责,纳入官员考核;建立医疗机构强制安检制度;建立患者黑名单等。赵立众医生说:“这些措施或许解决不了医疗制度的根本问题,但至少能改善医生提着脑袋治病救人的现状。”但是,这些建议均未被采纳,伤愈后的赵医生为此奔波呼吁,一直未得到有关部门的回应,加上照顾病重的父亲,赵医生患上了重度抑郁。唯一让赵医生觉得公平正义尚存的是,2013年5 月21日,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判处吕克福有期徒刑13年。对此,赵医生非常感激为其无偿提供法律援助的律师。

全国首例“医告官”案

周涛律师

本所周涛律师代理的长沙湘雅医院江凤林医生诉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行政处罚案,起因也是伤医事件。江医生的遭遇与赵医生非常相似,也是受到患者毫无道理地报复性伤害,并且在事后一直呼吁相关部门重视伤医事件,加大对伤医者的处罚力度,保障医护人员的人身安全。并且也遇到了为其提供无偿法律援助的律师。幸运的是,江医生的伤势不重。但是,江医生的伤势不重,其他医生呢?插在赵立众医生颈后的刀,离动脉仅有1厘米,赵医生死里逃生后因无助深陷抑郁;陶勇医生的伤导致其永远告别手术台,断送职业生涯;2019年12月24日北京市朝阳民航总医院的杨文医生,在抢救一位95岁的老人无效后遭家属割喉惨死……一次次的伤医、杀医案件,唤不醒麻木的民众,也未引起立法、司法、执法部门的重视,伤医案件仍然按照普通的人身伤害案件处理。江医生被患者家属殴打后,患者家属竟然仅仅因扰乱医院秩序被罚款200元,伤医行为在处罚决定中完全被忽略!正如江医生所言,是不是以后患者和家属稍有不满,就可以交200元罚款随意殴打医生泄愤?

医生与患者之间应当是互相信任的,医生也应当受到全社会的尊重和保护。但现在,医生的生命安全却受到患者的威胁和伤害,在受到伤害后,只能寄希望于律师为其维权。律师愿意为每一位医生维护合法权益,甚至不收取代理费。但是,医护人员那颗受伤的心,谁又能来安抚呢?

江医生的全国首例“医告官”案,于2019年5月由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至今早已超过再审的法定审理期限,仍未作出裁判。而此时,无数医护人员正冒着生命危险,赶赴疫情最严重的湖北予以援助。网络上出现了大量歌颂白衣天使的言论和文章。正如网友所言:“哪有什么白衣天使?无非是一群人,换上一身衣裳,学着前辈的样子,治病救人,和死神抢人罢了。”是的,他们就是平时在各个医院为我们治病开药的人,无论有没有疫情,他们都是除了父母,最希望患者能够尽快康复的人。这样平凡又神圣的职业和群体,应当受到尊重和保护,而不应该成为心理扭曲、冲动者发泄报复的对象,更不应当一次次以生命的代价去验证人性的丑恶。

作为法律工作者,我们呼吁,以法律的名义给予医护人员最可靠的保障,对伤医者加重、从重处罚。让每一位与死神抢人的天使知道,这个国家需要他们,也愿意最大力度地保护他们。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