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拆迁系列三十六:合法房屋被偷拆 亡羊补牢尤未晚

 

2010年12月,平度市政府以“旧城改造”项目开始对村民李海家所在的平度市李园街道办事处南关村进行房屋拆迁。但“旧城改造”是假,商品房开发是真。平度市政府以极低的价格征收农民土地,转手以几千万交易额出让土地。为了牟取最大利益,市政府给予村民的补偿价格根本无法保证“生活水平不下降、长远生计有保障”的征收补偿基本原则。

极低的补偿让被拆迁村民怨声载道,但在拆迁单位的步步紧逼下,大部分村民无奈之下签了补偿协议,含泪搬出赖以生存的家园。但还有一批村民,他们明智、大胆有远见。在认清拆迁双方悬殊的力量之后,他们决定聘请专业人士予以援助,采用合法正当的途径争取合法权益。于是,以李海为代表的二十多名村民慕名找到在中国征地拆迁界享誉盛名的北京诚略律师事务所主任——纪召兵。纪律师介入案件后,短短半年时间已陆续有十几户村民取得合理补偿、维权胜利。但胜利的曙光此时尚未照耀李海一家。

原来,李海虽是土生土长的农民,但并不满足于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他在邻村买了一处房屋,开了一家工艺品店,因为价格公道、手艺奇巧,小店一直生意兴隆,但生意忙碌也导致了李海一家无法长期坚守在南关村停水停电的老房子中。2012年6月的一天,就在李海忙于生意之时,远在南关村的房子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士偷偷拆毁。当李海听到消息匆忙赶回家时,看到的则是一片断壁残垣——家里的电器、被褥、锅碗瓢盆、衣物鞋袜全被埋在断瓦残垣之下。

看到那些坚守房子的村民获得满意补偿陆续迁出,李海一家后悔不已。雪上加霜的是,一批施工队竟然开始在李海家被拆房屋的土地上施工建设。追问之下才知道,原来青岛佳龙腾置业有限公司已经取得了房地产权证,这块地竟然已经是别人的了!听到这个消息,在房子被偷拆后李海第一次感到绝望。但事情并不是毫无回转的余地,纪律师在认真研究案情之后,告诉李海:“房屋被偷拆、亡羊补牢尤未晚,不必悲观,困难有时也是一种机遇”。

办案第一辑: “三步走”掀开维权序幕

纪律师在研究案情后,提出了第一阶段的“三步走”计划:1、刑事报案;2、阻止施工;3、拍照取证。李海在接受纪律师的耐心指导后,首先去当地派出所进行刑事报案。报案过程中,李海控诉犯罪分子违法偷拆房屋,所造成的财产损失数额巨大,已经构成了故意毁坏财物罪。通过李海不断的跟进,派出所终于同意立案,刑事案件取得初步进展;另一方面,通过李海阻拦施工,开发商为了证明自己合法施工,又不得不交出所谓的“房地产权证”,短期内李海即获得了重要证据,为后续法律程序的展开奠定了基础。另外,李海在纪律师的帮助下,掌握了几种重要物证、书证、证人证言类证据的采集方式,为以后复议和诉讼程序做好了必要准备。

在以上“三步走”计划顺利完成后,维权序幕被正式掀开。通过仔细研究所得材料,经验丰富的纪律师快速抓住了案件症结。原来早在2012年8月15日,平度市人民政府已经为开发商青岛佳龙腾置业有限公司核发了编号为青房地权市字第201285430号的《房地产权证》,而那时拆迁项目并未完工,李海根本未与市政府达成任何拆迁协议。在未完成拆迁法定程序时即颁发《房地产权证》的行为是一种严重违法的行为,必须通过法律手段予以撤销。于是,在纪律师的指导下,李海向青岛市政府提出行政复议,申请撤销青房地权市字第201285430号的《房地产权证》。

办案第二辑:信息公开取得有力证据,形成连环诉讼

根据我国《行政复议法》有关规定,行政复议机关应当自受理申请之日起六十日内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也就是说,自李海申请行政复议之后,至少有几十天的等待时间。那么,是不是这动辄一两个月的漫长时光就只有等待呢?事实当然并非如此。睿智的纪律师告诉李海,维权的脚步不能放松,必须在紧密跟进案件的情况下多管齐下。首先,李海需要利用行政复议获得被申请人提供的答辩材料,这些材料很可能会成为以后复议、诉讼的有力证据。另外在调取证据的同时,李海还需要申请信息公开。因为拆迁维权之战,本质就是双方力量的博弈,欲要增加我方胜诉筹码,就必须获得大量信息。政府信息公开就是国家赋予人民最有力的证据筹码。通过申请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人往往能获得许多政府不愿公开的文件信息,而通过仔细研究,一旦发现文件瑕疵,便要不遗余力的加以打击,这样才能给对方施加更多的压力。果然,经过一系列公开申请、信息公开不作为行政复议与诉讼之后,被申请机关迫于压力最终拿出了公开材料。纪律师随即以雷霆之势针对诸多违法问题提起了复议与诉讼。短短两个月内,李海拆迁维权之战已从房屋被偷拆的劣势地位扭转过来,重新掌握了维权战争主动权。

办案第三辑:遭遇败绩,锲而不舍扭转全局

恰逢政府信息公开维权战略取得初步进展之时,针对房地产权证提起的行政复议作出了复议决定,青岛市政府维持了平度市政府颁发房地产权证的具体行政行为。这一复议结果,对激情澎湃的李海而言无异于当头一棒。他不禁怀疑,青岛市政府没有撤销房地产权证,是不是开发商真是合法用地呢?事实当然并非如此。纪律师告诉他:“拆迁维权,是一场艰难险阻的道路。在这个过程中,肯定会遇到来自政府与开发商的各种干预。但是怀疑与失望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只要自己的合法权益确实遭到了侵害,政府又有违法的行为,相信法院会给出公正的裁判”。随后,纪律师帮助李海去平度市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起诉平度市政府要求撤销房地产权证。虽然一审判决驳回了诉讼请求,但面对这一结果,在维权中不断成长的李海沉着应对,他在纪律师的指导下,继续向上一级法院提起上诉。最终,通过纪律师精彩的法庭辩论及充分的证据支持,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支持了李海的上诉请求,作出(2013)青行终字第316号《行政裁定书》,裁定撤销原审判决,发回山东省平度市人民法院重审。山东省平度市法院经过审理后,最终做出判决,确认平度市政府为佳龙腾公司颁发的《房地产权证》的行政行为违法!

纵观整个案件,显而易见不同于普通案件的流程只需要经历诉讼的两审终审制度,拆迁案件的救济过程是较为复杂的。其中,不仅包括了行政诉讼,还涉及到政府信息公开、行政复议等程序,甚至会涉及到刑事立案。在这个过程中,由于涉及到行政机关,不可避免的在每一个环节可能都会受到阻力。就像本案中的李先生,从刑事立案开始遇到了阻碍,到政府信息公开不顺利,再到一审败诉,最后二审胜诉。在整个过程中,每一个步骤都不可或缺,正式因为之前的法律步骤为之后的程序争取了时间和各种信息,推进案件向有利于被拆迁方的方向发展。另外,特别关键的还有委托人要能坚定信心,信任律师,并且相信法律。按照律师的指导与对整个案件的把控,去取证、协商合法正当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或许荀子在《劝学》中的哲学亦可适用于征地拆迁维权的过程中:“锲而舍之,朽木不折;锲而不舍,金石可镂。”在维权的道路上,对胜败始终保持一颗平常心,坚持自己的维权信念,锲而不舍;即使遭遇各种阻碍,最终也能突破迷障,觅得最终的维权胜利。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