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强拆心意决、胜诉判决拟乾坤 

关键词:征收拆迁、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书、行政诉讼

代理律师:纪召兵、张明亮

委托人:杨先生、范先生等19人

甘肃省省会——兰州市南北群山环抱,东西黄河穿城而过。隋开皇元年(公元581年),文帝废郡置州后设立了兰州总管府,因市南有巍峨挺拔的皋兰山而得名“兰州”。委托人杨先生等均是兰州市西固区寺儿沟村村民,世代居住于此。自2010年起,当地政府以所谓城中村改造的名义进行征地拆迁。拆迁伊始,当地老百姓怀揣告别低矮的平房,住进崭新的楼房的梦想,对拆迁纷纷表示支持,但是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拆迁过程中,拆迁单位给出的补偿价格不仅远远低于周边房屋市场价格,还不断使出各种方式,逼迫村民们搬迁。由于用地非常紧急,当地政府更是直接走到台前,通过行政强制的手段,强行拆除村民的房屋。2016年1月6日,兰州市国土资源局西固分局向杨先生等19人分别下达了《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书》,想要通过行政手段强拆委托人的房屋。眼见政府使出行政手段对他们进攻,杨先生等人知道,这个时候唯有拿起法律的武器才能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经过多方打探,他们最终联系到了在中国拆迁律师界久负盛名、北京市律师协会行政法与行政诉讼法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国征地拆迁专家、北京诚略律师事务所主任——纪召兵律师。经电话沟通后,杨先生等几位代表专程来到北京与纪召兵律师及其合作律师张明亮进行了会面。在与委托人会见并详尽了解案情后,两位律师随即表示案件维权空间充分,并细致讲解了办理案件的整体思路以及关键点,委托人们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毫不犹豫的签订了专项委托代理协议,维权大幕正式拉开。

办案第一辑:律师函吹响反攻号角

纪召兵律师和张明亮律师对案件进行详细分析之后,迅速制定出了周密的征收维权战略,并向西固区人民政府、兰州市国土资源局西固分局发出了言辞恳切的律师函,表明我方寻求公平公正,维护合法利益的决心。纪律师的律师函以其简洁明了的文风见长,从不长篇大论,但充分的法律分析、表明职业道德及正确引导委托人理性主张等思想却都能跃然纸上。这篇律师函就像是为委托人吹响的反攻号角,是委托人拿起法律的武器进行反击的开始。收到律师函后,当地政府主动联系两位律师,以协商解决委托人的安置补偿事宜。但遗憾的是,政府诚意不足,维权之路仍要继续。

办案第二辑:信息公开充分调查取证

在与委托人充分细致沟通的过程中,纪律师敏锐的察觉出了地方政府征收中存在的违法性。针对政府可能的违法点,一份份信息公开申请表寄到了国土局、发改局、建设局等政府部门,申请内容切中要害。随着信息的不断反馈,隐藏在城中村改造“一角”下的“冰山”浮现在委托人面前。原来,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城中村改造项目,而是彻彻底底的商业利益项目,且涉案土地并没有依法进行征收。而地方政府之所以如此着急的不惜动用行政手段强拆委托人的房屋,就是因为该处土地已经卖给开发商,开发商急等用地。

经过充分的调查取证,纪律师充分掌握了与案件有关的信息,对《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书》发起的总攻就要展开了。

办案第三辑:一审程序挫敌锐气扭转局势

经过了前期充分的准备,纪律师和张律师决定直接对《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书》提起行政诉讼。在指导杨先生等人去法院立案后,他们悬着的心还是放不下来。民告官难、行政诉讼胜诉率低,焦虑的心情一直不能平复。通过纪律师耐心的讲解,委托人不安的情绪有所缓解,此时此刻他们盼望的事情只有一个,那就是公开开庭审理。2016年8月10日杨先生等人诉兰州市国土资源局西固分局《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书》违法一案在兰州市铁路运输法院开庭审理。针对被告提交的相关证据进行了充分准备的纪召兵律师、张明亮律师胸有成竹镇定自若。在质证阶段刚一开始,纪律师就提出了一个直击对方要害的质证意见:被告提交的所有证据不能作为证明其行政行为合法有效的依据,相关证据都是事后补充的。原来,被告向一审法院提交了一份《延期举证申请书》,其中明确说明:“因证据收集困难,申请延期举证。”但是本案是经过行政复议程序的案件,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的规定,在行政复议程序过程中被告应当已经向复议机关提交过相关证据,无需另行收集。被告表面看似合规合法实则画蛇添足的行为瞬间让自己陷入了被动的局面。仅仅一句话,纪律师的气势就完全压制住了对方。随着庭审的不断进行,被告作出《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书》的合法外衣被一层层剥开。项目是商业利益不是公共利益、依据政策进行征收违法、征地程序严重违法、补偿安置方案严重违法、评估报告严重违法且没有依法送达。纪律师和张律师的逻辑严密,语言精炼,声音洪亮。整个庭审过程一气呵成。随着法官宣布休庭择期宣判,代表被告西固区国土分局出庭的某副局长放下了自己的身段来到原告席,强装笑脸的与委托人表示希望协商解决他们的拆迁补偿问题。此时此刻这位副局长知道,在专业拆迁律师纪召兵面前他们的胜算不大了。

办案第四辑:胜诉判决扭转乾坤

一审开庭后,地方政府转变了之前的态度开始不断找委托人协商。但是,协商的背后依旧是诚意不足,而且话语间还透露出判决结果胜败难料的话语。但是,此时的委托人已经是信心十足,完全没有了刚开始的焦虑和不安,任凭政府百般威逼利诱他们都不会改变自己的目标:一份公平合理的补偿协议书。

虽然已经做好了政府会行政干预的心理准备,但是一审法院的判决还是超出了委托人的预料。“这完全是一份颠倒黑白的判决,开庭时您已经辩论的对方哑口无言,我们怎么会输呢?”,委托人代表有些失望的和纪律师说道。“我们上诉!这已经是地方政府最后的抵抗了”,办理过无数拆迁案件的纪召兵律师知道,这份判决虽然表面上看是国土局赢了,但是对案件的关键点一律没有提及,采取了回避的方式,这充分表明,一审时的质证及辩论意见充分到位,纵使地方政府行政干预一审法院也无法自圆其说,只得回避敷衍。面对铁一般的事实,二审法院是一定会支持。

“我们胜诉了!纪律师、张律师!我们胜诉了!”。2016年11月29日,兰州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做出终审判决,判决撤销了西固区国土分局作出的《责令交出土地决定书》。委托人代表杨先生激动地打来电话,喜悦之情仅通过声音就能感受得到。最终,在强拆委托人房屋无望的情况下地方政府终于低下了自己高傲的头颅,拿出了诚意坐下来与委托人平等协商补偿安置事宜。

拆迁案件中,地方政府往往会通过行政手段来达到强拆被征收人房屋的目的,拿起法律的武器进行反击是唯一有效的途径。本案中,办案律师凭借丰富的经验预先对案件情况进行了分析研判,结合调查取证情况果断采取行政诉讼的方式进行维权,最终取得了胜诉,这与办案律师庭前充分的准备,庭审过程中灵活的应对以及无可辩驳的质证辩论密不可分。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