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法”强拆、认定被征收人妨害公务罪,三份胜诉判决击破政府编织的谎言

 

【案情介绍】

吕梁市位于山西省中部西侧,因吕梁山脉由北向南纵贯全境而得名。委托人杜先生是吕梁市方山县大武镇的一名普通居民,家里的铝合金门窗加工作坊是其家庭唯一的生活来源。依靠自己出色的手艺,杜先生一家虽未大富大贵,但也在小镇内过着安居乐业的生活。然而好景不长,县政府所进行的城镇化改造彻底打破了这个家庭平静的生活。

2015年开始,方山县人民政府对包括杜先生在内的当地居民的房屋实施征收,由于补偿标准过低,杜先生一直没有与政府达成补偿安置协议。2016年6月,从来没有下达过任何合法有效法律文书的方山县人民政府相继给杜先生下达了《房屋征收决定书》与《房屋征收补偿决定书》,决定对杜先生长期居住并经营的合法房屋实施征收,并紧接着于2016年7月强拆了杜先生的房屋。强拆当天,杜先生还与政府拆迁人员发生了激烈冲突。在接到政府拆迁人员报警后,当地公安机关将杜先生及其大儿子以妨害公务罪抓获并拘留,下一步还有移送检察机关的可能。面对此种情况,杜先生的二儿子小杜只得求助北京诚略律师事务所著名拆迁律师纪召兵律师及其合作律师张明亮律师。

【办案掠影】

办案第一辑:专业解答给当事人吃下定心丸

在接到小杜打来的电话后,纪律师和张律师立即飞赴吕梁与其见面。见面后可以看出,小杜和其母亲还处在惊魂未定的状态中。房屋被拆,家人被抓,如此巨大的变故让他们无法理解,更无法接受。政府依据《征收决定》及《征收补偿决定》进行的强拆合法吗?保护自己的合法财产怎么就成了妨害公务?在两位律师不断地讲解下,当事人的心情终于平静下来。他们终于明白,仅凭一纸盖有政府公章的所谓《征收决定》及《征收补偿决定》不能证明强拆的合法性,且两份决定书本身的合法性也是存疑的。妨害公务罪的定罪前提是政府工作人员依法执行公务,如果强拆行为本身就是违法的,就不能认定杜先生保护自身合法财产的行为构成妨害公务罪。在与小杜及其母亲沟通之后,纪律师和张律师还专程来到了方山县看守所,会见了杜先生和他的大儿子,专业的讲解也让陷入迷茫中的杜先生找到了方向,也更加坚定了他通过法律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决心。

办案第二辑:“三驾马车”行政诉讼程序直击政府违法要害

《征收决定》及《征收补偿决定》是政府强拆合法性的根基,他们直接关系到地方政府强拆是否合法。鉴于小杜的父亲已经被采取强制措施且随时有移交检察机关审查起诉的可能,纪律师和张律师决定同时对《征收决定》、《征收补偿决定》、政府实施的行政强拆行为提起行政诉讼,以“三驾马车”的手段同时对政府的违法点予以打击。法庭上的较量是激烈的,尤其是在诉县政府强拆违法一案中,被告百般狡辩,声称其已经履行了必要程序,并以征收是为公共利益为由,不承认其强拆行为违法。纪律师当庭指出了方山县人民政府存在没有执行《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规定的先补偿、后搬迁的要求;在两个月的复议期限以及六个月的诉讼期限内就进行强拆;没有取得人民法院的强制执行裁定就进行强拆;没有进行催告、没有对屋内物品进行清点登记等众多违法行政行为。最终,方山县人民政府在纪律师、张律师提起的三件行政诉讼中皆败下阵来,山西省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12月23日作出了(2016)晋07行初166号、167号、171号《行政判决书》,分别判决撤销方山县人民政府做出的《征收决定》、《征收补偿决定》,确认方山县人民政府的强拆行为违法。

办案第三辑:与检察机关积极交涉,维权战役曙光初现

正当当事人沉浸在胜诉的喜悦时,却传来了令人震惊的消息。公安机关不顾政府的强拆行为已被法院确认违法的事实,强行将案件移交检察机关,想以杜先生涉及妨害公务罪为由剥夺杜先生的人身自由。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面对此种情况,经验丰富的纪律师知道,这背后一定是地方政府在推动,但是看似强势的地方政府其实已经到了穷途末路,在强拆行为已被法院确认违法的情况下还要强行认定杜先生妨害公务罪成立是根本不可能的。果不其然,检察院在收到公安机关送交的案卷后没多久就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纪律师找准时机,亲自来到了方山县人民检察院和办案检察官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并将取保候审申请书交给了检察官,书面的法律意见书也将政府行为的违法性逐条进行了总结。检察官表示会严格按照法律来办理,相关情况也会和地方政府进行沟通反映。及时有效的沟通为刑事案件和拆迁补偿问题的解决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在违法事实被人民法院依法确认,妨害公务罪根本前提完全丧失的情况下,方山县人民政府终于放低了姿态,与杜先生及其家人不断进行接触,表示愿意通过协商谈判解决拆迁补偿问题。至此,杜先生历经半年有余的维权战役终于出现了转机。

办案第四辑:行政赔偿一锤定音,不畏强权终得硕果

虽然《征收决定》与《征收补偿决定》已被法院生效判决所撤销,政府的强拆行为也被法院判决违法,但深谙不动产征收门道的纪召兵律师并未放松警惕。为了巩固硕果,纪律师、张律师决定向法院提起行政赔偿之诉,诉请法院判决政府赔偿因其违法行政行为,给杜先生一家人造成的财产损失和人身伤害。

当地政府再一次坐在被告席上之时,已经没有了往日居高临下的态度。经过法庭较量,法官终于支持了杜先生的合法诉求,最终判决被告政府补偿杜先生80平方米和92平方米商铺各一套,同时补偿各类拆迁款项30多万元。杜先生不畏强权的坚决斗争,纪律师与张律师有力的法律武器支持,终于获得了应有的回报。

【律师说法】

拆迁案件中,地方政府往往会通过强拆当事人房屋来达到打压当事人心理的目的。在看似合法的政府相关文件的映衬下,违法强拆变成了“合法”强拆,当事人保护自己合法财产的行为却变成了所谓的“妨害公务”、“危害公共安全”等违法行为。房屋被拆,家人被抓,杜先生一家面临的情况不可谓不严峻,此时专业拆迁律师的介入不仅打消了他们的疑虑,坚定了他们拆迁维权的信心。更重要的是凭借两位律师专业的法律素养,扎实的理论知识,行政诉讼三战三胜。三份胜诉判决就像三把利刃,刺破了政府给强拆披上的合法外衣,为杜先生与政府协商谈判征收补偿问题提供了重要的筹码。最终,通过提起行政赔偿之诉,利用法律武器确定赔偿数额,将政府的补偿数额落实在具体的法律文书或合同上,奠定胜局。

实践中我们发现,拆迁案件所引发的刑事案件时有发生。为了对被征收人施加压力,政府一般会以妨害公务罪、寻衅滋事罪等罪名,对尝试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被征收人予以打压。此类刑事案件由于与拆迁案件本身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不同于一般刑事案件,具有政府运用国家强制力量对被征收人进行打压的背景,因此办案思路也应当区别于普通刑事案件。诚略律师需要提醒各位被征收人,在面对政府的行政强制行为时,应当合理、合法、有效的运用适当手段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若政府试图对合法的维权活动冠之以妨害公务罪、寻衅滋事罪等罪名,被征收人应当积极与律师沟通,找出打破此类“欲加之罪”的方法,并进一步促成当事人拆迁补偿问题的解决。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