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人民法院:2018年“第一批保护产权和企业家合法权益典型案例”、“2018年推动法治进程十大案件”、“2018年度人民法院十大民事行政案件”———许水云诉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政府行政强制及行政赔偿案

 

房屋及土地作为价值巨大的固定资产,无论对公民个人还是整个社会都是重要的财产,对于属于公民个人所有的固定资产的征收关系到其切身的根本利益,对其个人乃至整个家庭的影响重大。特别是在行政机关违反法定程序,强制征收拆迁房屋,由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如何承担,是目前社会普遍关注的重大问题。由周涛、陈晨律师代理的许水云诉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政府行政强制及行政赔偿案件,在代理律师不懈努力下,律师秉持的相关法律观点和意见最终被最高人民法院采纳,使该案成为对中国法治进程产生重大影响的里程碑式的诉讼案件!在该案件中确立的“有权必有责、违法须担责、侵权要赔偿、赔偿应全面”的法治理念和“疑点利益归权利人”的赔偿原则,对人民法院处理类似案件树立了标杆!

 

【案情介绍】

    2001年7月,因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后溪街西区地块改造及“两街”整合区块改造项目建设需要,原金华市房地产管理局向金华市城建开发有限公司颁发了房屋拆迁许可证,许先生位于金华市婺城区五一路迎宾巷8号、9号的房屋被纳入上述拆迁许可证的拆迁红线范围。但拆迁人在拆迁许可证规定的期限内一直未实施拆迁。

2014年8月31日,婺城区政府发布《婺城区人民政府关于二七区块旧城改造房屋征收范围的公告》,明确对二七区块范围实施改造,公布了房屋征收范围图,许先生房屋所在的迎宾巷区块位于征收范围内。

2014年9月12日,征收单位将许先生的未经登记的迎宾巷8号、9号房屋认定为合法建筑并进行公示,但要求许先生在2014年9月25日前签订《先行搬迁拆除协议》。许先生因补偿标准过低且征收程序违法未与征收单位达成补偿安置协议。2014年9月26日许先生的涉案房屋被强制折除。2014年10月26日,即房屋被拆除后,婺城区人民政府发布了房屋征收决定,案涉房屋被纳入征收范围。许先生提起行政诉讼,请求确认婺城区政府强制拆除其房屋的行政行为违法,同时提出包括房屋损失、停产停业损失、物品损失在内的三项行政赔偿请求。诉讼过程中,被告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政府主张系拆迁公司在拆除其他建筑物时将许先生的房屋误拆。

【办案经过】

1.房屋合法性是获得赔偿的前提,先起诉撤销违建认定

许先生夫妇经朋友介绍找到了专业办理拆迁案件的周涛、陈晨律师,周涛、陈晨律师在详细了解了相关情况后,认为,政府在没有作出征收决定,没有依法进行补偿,没有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的情况下,直接将涉案房屋组织实施拆除,属于极其严重的违法行为,应当承担由此造成的全部赔偿责任。

但是经律师详细询问得知,许先生的涉案房屋因未办理房产证,曾在2014年8月22日收到金华市国土局、城管局、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政府城西街道办联合作出的《限期拆除通知书》,该通知将许先生的迎宾巷8号、9号房屋认定为违法建筑,并责令其8月27日之前自行拆除房屋。后来征收单位于2014年9月12日又将该房屋认定为合法建筑。但是由于许先生没有按照征收单位的要求在9月25日之前签订补偿安置协议,行政机关拒绝撤销上述《限期拆除通知书》,仍然否认许先生房屋的合法性。

许先生不明白,同一处房屋,八月份是违法建筑,九月份成了合法建筑,不签协议又成了违法建筑,行政机关的意见为什么会如此随意?并且违法是国土局、城管局、街道办认定的,合法是征收单位认定的,到底哪个机关具有认定职权?周涛律师、陈晨律师读懂了许先生的困惑,明确告知许先生,三个部门联合执法,缺乏职权依据,且房屋是否合法,并非仅仅取决于有没有房产证、规划许可等手续,要从多个角度考虑,并且需要严格、准确地适用法律法规进行认定。面对房屋被强拆的事实,需要推翻违建的认定,房子是合法的,才有争取赔偿的前提和基础。于是周涛律师、陈晨律师帮助许先生以金华市国土局、城管局、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政府城西街道办为共同被告对《限期拆除通知书》提起行政诉讼,要求人民法院撤销该通知。一审过程中,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法院案对代理律师的意见不予采纳,对三被告明显的违法之处视而不见,判决对被诉的通知书予以维持。许先生对判决结果感到气馁和沮丧,周律师、陈律师却胸有成竹,帮助许先生及时上诉,在二审过程中再次与三被告针锋相对,据理力争,最终由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撤销三被告共同作出的《限期拆除通知书》。至此,许先生的房屋确认了“合法身份”,为后续的维权行动奠定了良好的开端。

2.避免陷入补偿代替赔偿的套路,起诉撤销征收决定

在许先生的房屋被强拆之后,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政府作出房屋征收决定。周律师、陈律师经商讨认为,该征收决定系在房屋被强拆后补作的,显然不具有合法性,且征收决定的附件补偿安置方案也未征求过被征收人的意见,如果直接起诉要求确认强拆行为违法,那么本案必然陷入以协商补偿代替行政赔偿、以补偿标准确定赔偿数额的套路,于是周律师、陈律师决定,在起诉强拆行为违法之前,先起诉要求撤销征收决定,否定征收行为和征收补偿标准的合法性,也就可以避免以补偿代替赔偿的结果了。该案一审判决结果又让许先生感到了失望,但是周律师和陈律师仍然不放弃,两位律师认为,虽然在以往的案件代理过程中,房屋征收决定很难被确认违法或撤销,但是本案征收决定违法性明显,并且行政诉讼的特点铸就了两位律师坚持正义、不放弃的性格特点和执业理念,两位律师经过多次修改和润色,将一份陈述全面的上诉状递交到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经过二审庭审过程中的全面审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采纳周涛律师、陈晨律师意见,认为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政府采取签订《先行搬迁拆除协议》的方式实施征收行为,本身与《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精神相悖,并且婺城区人民政府在法定举证期限内也未提供证据证明其作出被诉房屋征收决定符合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城乡规划和专项规划。但因该征收范围内大部分居民已经签订了补偿协议并且房屋已经拆除,撤销征收决定将损害公共利益,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最终判决确认婺城区人民政府作出的房屋征收决定违法。至此,许先生维权之路上的多重障碍被扫清。

3.维权之路变通畅,起诉强拆违法并要求赔偿获支持

下一步,周律师、陈律师针对强制拆除行为以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政府为被告提起诉讼,要求确认强拆行为违法并要求赔偿。案经二审,果然又回到了补偿和赔偿相混淆的套路上,周律师、陈律师再一次发扬了不放弃的精神,将自己的观点在再审申请书中进行全面、深刻地阐述,最终,最高人民法院注意到该案的与众不同,启动了再审程序。

【裁判要旨】

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认为:许先生未与房屋征收部门达成补偿协议,也未明确同意将案涉房屋腾空并交付拆除。在此情形下,婺城区政府依法应对许先生作出补偿决定后,通过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的方式强制搬迁,而不能直接将案涉房屋拆除。婺城区政府主张案涉房屋系案外人“误拆”证据不足且与事实不符。

鉴于案涉房屋已纳入征收范围内,房屋已无恢复原状的可能性和必要性,宜由婺城区政府参照征收补偿安置方案作出赔偿。遂判决确认婺城区政府强制拆除房屋行政行为违法,责令婺城区政府于判决生效之日起60日内参照《婺城区二七区块旧城改造房屋征收补偿方案》对许先生作出赔偿。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案涉房屋虽被婺城区政府违法拆除,但该房屋被纳入征收范围后,仍可通过征收补偿程序获得补偿,许先生通过国家赔偿程序解决案涉房屋被违法拆除损失,缺乏法律依据。许先生提出要求赔偿每月2万元停产停业损失的请求,属于房屋征收补偿范围,可以通过征收补偿程序解决。至于许先生提出的赔偿财产损失6万元,因其没有提供相关财产损失的证据,不予支持。遂判决维持一审有关确认违法判项,撤销一审有关责令赔偿判项,驳回许先生的其他诉讼请求

最高人民法院再审认为:本案虽然有婺城建筑公司主动承认“误拆”,但许先生提供的现场照片等证据均能证实强制拆除系政府主导下进行,婺城区政府主张强拆系民事侵权的理由不能成立,其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人民法院应当综合协调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相关规定,依法、科学决定赔偿项目和赔偿数额,让被征收人得到的赔偿不低于其依照征收补偿方案应当获得、也可以获得的征收补偿,但国家赔偿与行政补偿相同的项目不得重复计付。具体而言,对于房屋损失的赔偿方式与赔偿标准问题,婺城区政府既可以用在改建地段或者就近地段提供类似房屋的方式予以赔偿,也可以根据作出赔偿决定时点有效的房地产市场评估价格计付赔偿款。鉴于案涉房屋已被拆除,房地产评估机构应当根据婺城区政府与许先生提供的原始资料,本着疑点利益归于产权人的原则,依法独立、客观、公正地出具评估报告。对于停产停业损失赔偿标准问题,如果许先生提供的营业执照、纳税证明等证据,能够证明其符合法律法规和当地规范性文件所确定的经营用房条件,则婺城区政府应当依法合理确定停产停业损失的金额并予以赔偿。对于屋内物品损失赔偿金额确定方式问题,婺城区政府可以根据市场行情,结合许先生经营的实际情况以及其所提供的现场照片、物品损失清单等,按照有利于许先生的原则酌情确定赔偿数额。遂判决维持原审关于确认婺城区政府强制拆除许先生房屋行政行为违法的判项;撤销一审责令婺城区政府参照《补偿方案》对许先生作出赔偿的判项;撤销二审驳回赔偿请求的判项;改判责令婺城区政府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九十日内按照本判决对许先生依法予以行政赔偿。

【律师解析】

     周涛律师认为:《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的颁布实施,为解决征收拆迁中的行政纠纷,实现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补偿领域的“善治”,提供了良好的法律基础。被征收人与市、县级政府通过平等协商达成补偿协议后自愿搬迁已经成为常态,需要强制搬迁的越来越少。在婺城区政府分期分批对二七区块房屋进行征收补偿中,绝大多数被征收人在得到公平合理补偿及搬迁奖励后自愿搬迁,居住条件得到显著改善。在因建设快速公交等公共利益需要征收案涉区块包括许先生等22户1184平方米房屋,少数住户对补偿不满未自愿搬迁的情况下,婺城区政府本应依法分别作出征收决定、补偿决定,遵循先补偿、后搬迁原则,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以实现强制搬迁。但在征收决定和补偿决定均未依法作出的情况下,婺城区二七区块改造工程指挥部即委托婺城建筑公司在拆除已签订补偿协议的邻居房屋时一并拆除了许先生房屋,侵犯了许先生的房屋产权。这样的事例具有一定普遍性,暴露了一些基层政府的法治意识不强,不善于用法治思维、法治方式和法律手段解决问题;同时也说明一些基层政府在征收补偿中未能做到效率与法治的统一,更多考虑行政效能,而忽视程序正义。婺城区政府在案涉房屋被拆除一个月之后才作出征收决定,至今未作出补偿决定,未给予许先生任何补偿,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由于婺城区二七区块改造工程指挥部是婺城区政府组建并赋予行政管理职能但不具有独立承担法律责任能力的临时机构,其违法侵权的责任应由婺城区政府承担。由于许先生在人民法院审理中始终主张应以在改建地段提供房屋的方式赔偿损失,故最高人民法院判决责令婺城区政府用在改建地段或者就近地段提供类似房屋的方式予以赔偿,或者以作出赔偿决定时的房地产市场评估价格为基准计付赔偿款;同时对许先生在合法的征收补偿程序中应当获得、也可以获得的可得利益损失一并予以赔偿。
本案再审判决,充分贯彻《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所规定的及时补偿、合理补偿和公平补偿的原则精神,体现有权必有责、违法须担责、侵权要赔偿、赔偿应全面的法治理念,明确宣示产权人因行政机关侵权所得到的赔偿不能低于依合法征收程序应得到的补偿。与此同时,本案再审判决充分发挥司法的评价、引导功能,加大对侵犯产权行为的监督力度,防范市、县级政府在违法强拆后利用补偿程序回避国家赔偿责任,从而促进行政机关自觉依法行政,从源头上减少行政争议,既顺利推进公共利益建设,也确保房屋产权人得到公平合理补偿。

 

周涛律师简介:

现北京诚略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曾任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督导律师,不动产征收及行政诉讼业务领域资深专业律师。

执业以来,周涛律师以其兢兢业业的工作态度和专业娴熟的业务能力深得委托人的认可和信赖,并保持十几年来“零投诉”、“零差评”的记录,在征地拆迁以及行政诉讼业务领域享有盛誉。

周涛律师代理的浙江金华许水云诉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政府行政强制及赔偿案,被最高人民法院评为2018年“第一批保护产权和企业家合法权益典型案例”、“2018年推动法治进程十大案件”、“2018年度人民法院十大民事行政案件”,周涛律师代理的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江凤林医生与长沙市人民政府、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行政处罚及行政复议纠纷一案,该案作为全国首例“医告官”案,受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三湘都市报等官方媒体的广泛关注和报道,也引起全社会对“暴力伤医”问题的关注和探讨,为促进法治建设及保护医务工作者的合法权益起到重要推动作用…周涛律师代理的征地拆迁、行政处罚等行政诉讼案件已经覆盖全国28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为全国各地数百名委托人争取到合法权益。

陈晨律师简介:

北京诚略律师事务所主办律师,曾就职于北京在明律师事务所,不动产征收及行政诉讼业务领域专业律师。执业以来,陈晨律师以专业的业务能力和严谨的工作态度受到委托人的好评。

陈晨律师协助周涛律师代理的浙江金华许水云诉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政府行政强制及赔偿案,被最高人民法院评为2018年“第一批保护产权和企业家合法权益典型案例”、“2018年推动法治进程十大案件”、“2018年度人民法院十大民事行政案件”;作为周涛律师团队成员,参与济南市历城区华山片区暴力强拆引发的行政诉讼案件,接受华山片区40余户被拆迁人的委托。该案办理时间长达五年之久,暴力强拆案件性质恶劣,影响广泛,并引发全国关注的“杨玉波案”。陈晨律师在办案过程中受到威胁、恐吓,但是不畏强权,依法积极为委托人争取合法权益,并多次义务帮助委托人到最高院立案,受到委托人的一致认可和好评。此外,陈晨律师在北京、上海、辽宁、山东、浙江、贵州、广西、陕西等20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代理不动产征收行政诉讼案件,为委托人争取到合法权益。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